http://googuup.com/gudingdao/75/

焊接工作正在紧张进行

  新华网沈阳5月7日电(赵健彤)钢架布局的厂房里洋溢着青烟,一个庞大的钢铁圆筒前,焊接工作正在严重进行。焊枪在工人手中不变地挪动,焊花不断闪烁……几道工序下来,一条焊缝“浑然天成”。看着成型的焊缝,马超长舒一口吻,显露对劲的笑容。马超是北方重工集团无限公司金属布局分公司组焊四班班长,他在工作上敷衍了事,追求完满,对铆焊的每个环节都要求极高。他常说:“铆焊工作不克不及有一丝草率,每道焊缝、每个细节都要频频做,做到最好。”

  被工友称为车间“钢铁侠”的马超,已在这个岗亭苦守了32年。32年前,17岁的马超接过父亲的大锤和焊枪,成为北方重工集团无限公司的一名财产工人。下料、划线、合口、溜圆儿……铆焊工作的每个工种他几乎干了个遍。从焊工学徒不断干到高级技师、技术大师。现在,他已佩带上沈阳五一劳动奖章,成为沈阳市劳动榜样。

  每天和坚硬的钢板与刺目的焊花作伴,这种又苦又累的一线工作对马超来说,就是一种“工匠精力”的传承。“小时候经常和父亲来厂里加班,那时候没啥先辈设备,干活儿端赖出气力。铆焊工是个苦差事,吃不了苦就学不到手艺。”据马超引见,厂房中摆放的这些钢铁圆筒,本来只是一块钢板,通过“溜圆儿”身手,使钢板卷曲成筒体,而铆焊工作中,“溜圆儿”是最主要,也是最难的一项身手。

  “钢板卷曲成筒体的过程中,一不小心就会形成半径呈现误差,下一个组焊环节也会跟着呈现误差,最终产物不及格,材料报废。要想使筒体尽可能削减误差呈现,就需要一遍遍地压磨,这是靠经验和手艺的细活。”在马超看来练好“溜圆儿”身手没有捷径,只能在实践中好学、多练。于是,他白日跟着师傅学,总结经验,晚上下班后拿样板材料忍耐着加热枪的炙烤加班练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通过无数次的操练,马超的“溜圆儿”身手获得教员傅们的分歧承认,还收成了“筒体专家”的佳誉。

  多年来,马超做成的筒体,钢板最薄的12毫米,最厚的15厘米,最大的圆内径达8.2 米,自重30 多吨,这些规格高,难度大的产物从没呈现过质量问题,并多次获得外国专家的承认。马超回忆,2006 年,北方重工集团无限公司与丹麦一家公司合作,为抚顺石化制造油母页岩设备,由于内径太大,筒体成型后呈现“塌腰”问题。丹麦公司监理让马超按照他的法子改正修复,但最终失败了。丹麦监理摇摇头说:“这个筒体没有挽救的余地,只能报废了。”但马超不认输,他率领门徒们熬夜加班,围着筒体找缘由,想对策,最初采用加热、加背板等法子,硬是将变形的筒体给扭转了回来。第二天,丹麦监理看着马超修复好的筒体,忍不住竖起大拇指。回忆到这里,马超笑着说:“作为公司出产一线工人,我们不克不及给‘俺家’丢人。”

  马超喜好管公司叫“俺家”,他说这不是口头禅,而是真的把公司当成“家”,“家”里承载着他的感情与汗水。

  20 世纪90 年代中后期,国企陷入成长瓶颈,马超地点的配备制造企业备受影响,不少工人选择了“出走”。有人倾心马超的好手艺,想拉他入伙“下海”,丰厚的薪水让马超动了心,可想起这是父亲付出一辈子心血的处所,马超不忍就这么等闲放弃,最终他选择留下来与公司共渡难关。国企鼎新重组后,具有一手好手艺的马超挑起了组焊车间的“大梁”,成为出产一线的“顶梁柱”。对于这个需要本人支持下去的“家”,他更舍不得分开了。“公司评我当劳模,又让我当班长带门徒,一个工人能有这荣誉,我很知足。如果我一拍屁股走了,成啥事儿了?人究竟得讲良心嘛。”马超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