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googuup.com/bingdiao/6/

用猪血浸过又拿桐油泡过

  1967年岁尾,十分寒冷,我就读的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,“文革”初期的喧哗声曾经消停很多,一些同窗响应号召去毛纺厂学工去了,还有一些人干脆逍遥在家。这时,父亲让我回老家通辽去过年,一为给爷爷奶奶上坟,同时看望二大爷、老姑、老叔,看他们在“文革”中遭到冲击没有;二去感激本地公社、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代表为城市“四清活动”中父亲蒙受不实歪曲之词赐与公道、脚踏实地的证明,使白叟家在“文革”中没有蒙受更残酷的批斗。

  到老家时,已临近小年。第二天,堂弟对我说:“我们去凿冰打鱼吧。”我说:“去哪儿?”他说:“去村东北边的水泡子。”于是,我和堂弟哥俩还有他的两个同窗带上不知从哪儿借来的拉网、冰镩子、粗竹竿,及一根五六米长的细竹竿。堂弟让我穿上毡靴、羊皮大衣,戴上狐狸皮帽子、皮手套,一路到了冰冻的水泡子。

  这个水泡子是解放前辽河发洪流时冲下的大坑,有两个足球场大,听说最深的处所达4米。那时水泡子的独一感化就是秋生成产队用来沤亚麻,也有偶尔站在水边用渔网打鱼的人,因为没有划子,去不了水两头,也打不了几条鱼。

  这几年,地方电视台每到冬至都要播放吉林省查干湖冬天打鱼的宏伟排场。此刻回忆起来,40多年前,我在老家水泡子冰面上凿冰打鱼的情景,还真与查干湖冬天打鱼排场有点相像,只不外是小巫见大巫而已。

  到了冰面上,只见他们在水泡子两头水深的处所(由于水深的处所水温相对高一些,水中氧气多些,大一点儿的鱼都爱在那里过冬),用冰镩子砸一圈洞穴,呈卵形,然后把细竹竿一端绑上彀绳,在冰下,从第一个冰洞穴穿过到第二个冰洞穴,再用铁勾送往第三个冰洞穴……顺次转一圈。在冰下,再把两条网绳顺到事先凿好的冰槽里,然后,系在一块,先由一小我拉着,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几小我再一块用力把网拽出水面,里面就会有鱼。

  堂弟告诉我这渔网是棉线绳织的,用猪血浸过又拿桐油泡过,下面绑着铅坠,如许网不挂水能展开,才好打鱼。

  堂弟又找了个处所凿冰洞穴,说让我垂钓。我也试了一下冰镩子,成果凿不准,还差点扎到脚上。堂弟说,垂钓要到有水草的处所,冰下的鱼一般呆在那儿寻食和歇息。

  冰洞穴凿好后,堂弟往里扔了一把炒熟的豆粕,然后拿出用缝衣针做成的鱼钩,挂上鱼饵,把鱼线栓在一截小木杆上,让我坐在马扎上,手握小木杆,冰钓起来。他还给我一把笊篱说,一阵就有碎冰,用笊篱把它捞出来,看到浮标动就提线。

  待了一段时间,浮标动了。一提线什么也没有,用笊篱把碎冰捞出来,下去钩等了一阵儿,浮标上下动得很厉害,立即提线,果真钓上了一条鲫鱼,有二两重。我的成绩感立即上来了,挂好鱼饵又放线,成果怎样钓,也没鱼上钩了。不知鱼儿识破了人的手法,仍是这里就一条“傻鱼”,归正等他们几个拉网上冰了,我再没钓上一条。不外,拉网的收成也不大,费了半天劲,也就十几条鲫鱼,个头都不算大。虽然如斯,大师仍是兴奋不已,由于市道上底子没有卖鲫鱼的。堂弟给他同窗一人两条大一点儿的鱼,剩下的拿回家准备大年三十吃。

  客岁炎天,我回老家看望病危的老叔,堂弟曾问我还去垂钓否,并带我来到阿谁水泡子。它曾经被铁蒺藜围起来,小我承包搞成了养鱼池,供人垂钓,100元一位,而且在水边盖起了个简略单纯饭店,专为钓客们烹鱼。有十几位钓客在那里垂钓。我想,人民公社时,这里是野水一滩,鼎新开放后,野水变成了生财的活水,好政策真是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。 文/刘海滨官方正规手机彩票软件天天中彩票谁中了604万手机彩票软件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