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googuup.com/anlegong/370/

立即抓捕了公孙丹父子

  之后,江夏有啸聚山林的悍贼夏喜等掠扰郡县,本地官府无法剿除。光武帝就从牢狱中把董宣擢为江夏太守。董宣刚一到江夏郡地界,就四处张贴通告。告曰:“朝廷因董太守长于擒拿奸贼,故派往江夏郡任职。今己提兵来到郡界,特此发布通知布告,夏喜等人必需好好考虑本人的出路为宜。”悍贼夏喜等人闻讯大惧,或降或逃,陈留董宣为洛阳令顿作鸟兽散。董宣就是凭着这“苛吏”的名头,未费一枪一刀,未耗一钱一粮,未损一兵一卒,仅靠一纸通知布告,就抚平了打家劫舍的强盗。在任上,董宣因常常不把当江夏郡尉的皇亲国戚阴氏放在眼里,故而获咎了戚贵。不久,董宣就被夺职了。

  东汉建武十九年(公元43年),光武帝刘秀特诏董宣为洛阳县令。洛阳是东汉的国都,洛阳令官虽不大,可义务却严重。其时,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有一个家奴,大白日杀了人。由于藏匿在公主的府中,使办案的衙役无从下手。公主依仗势力,不单窝藏案犯,还在出行时大摇大摆的让这个犯案家奴驾车招摇。董宣晓得后,就带着县衙役来到公主必经之路的夏门亭守候。公主车驾一到,董宣当即叩马拦车,用佩刀在地上比比画画,并高声责备公主偏护罪犯的各种过失。然后,厉喝公主家奴下车,当着公主的面,董宣便将罪犯格杀。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大体面,就哭哭啼啼跑回宫告御状。光武帝闻之大为愤怒,当即宣董宣进宫,当着公主的面,要将董宣杖毙。董宣向皇帝叩头说:“请让臣先说一句话再死!”光武帝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董宣说:“陛下贤德,故平定了全国,回复了汉室。可皇亲的家奴杀了良善苍生,臣依法治监犯的罪,而陛下却要杀臣,敢问陛下将怎样向世人交待,又拿什么老实来管理全国?臣不必要杖毙,仍是让臣他杀吧!”说完,一头撞向庭柱,登时血流满面。刘秀可不是昏君,适才只不外是做样子给姐姐看,消消气,那会真让董宣去死。皇帝当即让小寺人把董宣拽住,令其向公主叩头赔礼了事。陈留董宣为洛阳令但董宣宁死不从,就是不向公主叩头赔礼。光武帝无法,命人用力将董宣的头往下按(有点像文革批斗会的容貌),而董宣双手撑地,死梗着脖子,就是不垂头。公主也不是善茬,推波助澜地嘲讽着刘秀说:“文叔(刘秀的字)仍是平头苍生时,陈留董宣为洛阳令不是经常藏匿逃犯以至死刑犯,仕宦也不敢上门来抓捕吗?怎样此刻当了皇帝,你的严肃连一个县令都礼服不了呢?”刘秀可不肯被姐姐的这点小把戏激愤,只好自我解嘲地说:“当皇帝怎样能跟当苍生的时候一样呢?”过后,光武帝不单放了董宣,赐了他一个“强项令”(硬脖子县令)的称号,还赏钱三十万,但董宣却将赏钱悉数分给了县衙诸吏。“由是搏斗豪强,莫不震栗。”(见《后汉书.苛吏传记》)京师苍生把董宣的事迹编成歌来传唱,此后,苍生凡需伐鼓鸣冤的事就来找董宣。而“强项令”之名也由此宣扬开来。

  在君权至上的集权民主时代,董宣之所以能不畏显贵,峻厉法律,硬起脖子处事,就是由于赶上了一位比力开明的光武帝。不然,是很难硬起脖子来处事的。

  董宣,字少平,陈留县人。最后,任北海相。董宣任下有一个叫公孙丹的官员,家族是处所豪强,公孙也是北海郡的大姓。斯时,公孙丹预备盖新房,便请来道人占卜。道人按卜象说,建新房时会死人,公孙丹认为道人带来了晦气,就让他的儿子把道人杀了,并置尸舍内。董宣晓得后,当即抓捕了公孙丹父子,并杀之。公孙丹的宗族亲党三十余人,操刀执枪直奔北海相府,并在府内鸣冤叫屈、吼怒喧闹。董宣以公孙丹曾依靠王莽,又与海贼交往通敌为由,将在相府叫嚣的亲党三十余人全数捕入剧县监牢。随后,指使门下书佐(官名)水丘岑将这三十多人全数处死。青州府将董宣指使水丘岑滥杀一事上奏朝廷,朝廷降罪,将董宣和水丘岑押解到了廷尉。在监狱中,每天清晨和晚上,董宣都在大声朗诵,毫无恐忧之色。董宣终被廷尉判了死刑,行刑前,属官们预备好了送行的饭菜,董宣却厉声对部下说:“我董宣生平都不曾食过他人之食,况且此刻是要去死的时候呢!”说完,登上刑车而去。其时,一同业刑的有九人,当轮到董宣时,光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