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googuup.com/anlegong/281/

(后来)到外地做温县的县令

  (后来)到外埠做温县的县令,很厌恶部属仕宦,已经给人写信说:“庆父这种人不死,鲁国的灾难不会遏制。”部属仕宦把他的信上报给司隶,司隶由于他在温县仕进清廉隆重,不愿弹劾他。李密有才能,常盼愿转回朝廷仕进,可是朝廷中无人作后援,安乐公何如于是被调到汉中升作太守,他本人由于不如意而心怀仇恨。比及皇帝在东堂赏赐酒菜,让李密作诗时,他在诗的末尾说:“我这人也有心里话,说来话长。仕进却朝中无人,不如回家耕田。圣明的皇帝高屋建瓴,(我的)这番话哪会准确啊!”武帝对此很生气,(识相的)都官处置顿时奏请罢免李密的官职。后来李密死在家中。

  出为温令,而憎疾处置,尝与人书曰:“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。”处置白其书司隶,司隶以密在县清慎,弗之劾也。密有才能,常望内转,而朝廷无援,乃迁汉中太守,自以失分怀怨。及赐饯东堂,诏密令赋诗,安乐公何如末章曰: “人亦有言,有因有缘。官无中人,不如归田。明明在上,斯语岂然!”武帝忿之,于是都官处置奏免密官。后卒于家。

  帝览之曰:“士之出名,不虚然哉!”乃停召。后刘终,服阕,复以洗马征至洛。司空张华问之曰:“安泰公何如?”密曰:“可次齐桓。”华问其故,对曰: “齐桓得管仲而霸,用竖刁而虫流。安泰公得诸葛亮而抗魏,任黄皓而丧国,是知成败一也。”次问:“孔明言教何碎?”密曰:“昔舜、禹、皋陶相与语,故得简雅;《大诰》与常人言,宜碎。孔明与言者无己敌,言教是以碎耳。”华善之。

  皇帝看了当前说:“(这个)读书人文雅的名声,一点都不假啊。”于是就遏制征召(他)。后来(他的祖母)刘归天了,(他)服完丧,又以洗马的身份被征召到洛阳。其时(有个叫)张华的司空问他说:“(你认为)安泰公这小我怎样样?”李密说:“能够与齐桓公比一比。”张华问他缘由,他回覆说:“齐桓公获得管仲(的辅助)而称霸,任用小人而式微。安泰公获得诸葛亮的协助而能抵当魏国,任用黄皓而亡国,从这可知成败的缘由是一样的。”又问“孔明的劝戒提示的话为什么那么琐碎?”李密说:“过去舜、禹、皋陶在一路谈话,所以可以或许简练文雅;《大诰》是说给通俗人听的,该当具体琐碎一点。孔明和对话的人程度不相等,他的言论教诲因而具体琐碎。”张华认为他的事理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