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googuup.com/anlegong/153/

袁绍与曹操决一死战

  袁绍不听田丰之言,率军进至黎阳(今河南浚县)。他决定先下手为强,派出手下郭图、淳于琼和颜良渡河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(今河南滑县)。

  原题目:关羽斩颜良后曹操表封其为汉寿亭侯,这到底是个多大的官职在曹操东下奇袭刘备时候,袁绍由于小儿生病,没有听从田丰“举军而袭其后”的准确建议出兵攻击曹操老巢许都。反而在刘备来

  别的,“汉寿”为地名,今湖南北部洞庭湖西滨,属常德市辖。断句应读为汉寿、亭侯。不是汉、寿亭侯。后世人的曲解,源自罗贯中先生的忽悠。读者不成不知!

  建安四年,曹操已命平虏校尉于禁屯河上,驻守延津,东郡太守刘延驻白马阻击袁绍军南下。得知动静,担忧刘延有失决定亲往赴援。荀攸献计:“此刻敌众我寡,最好是在活动中覆灭敌手。主公到延津(今河南延津,在白马之西)之后,装出一副渡河前后夹击的样子。袁绍必然会从黎阳遣军截杀,我军当即轻兵急袭白马,趁火打劫,颜良可一战成擒。”

  曹操派出裨将军张辽、偏将军关羽二报酬前锋,倡议攻击。关羽在军中,“瞥见良麾盖,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,斩其首还,绍诸将莫能当者,遂解白马围。”曹操倡议的“斩首闪击战”大获成功,关羽斩大将颜良于万马军中立下大功,曹操不惜赏赐,表封关羽为汉寿亭侯!

  公允地讲,田丰前番建议用兵和此次谏阻用兵都是准确的计谋战术,只可惜袁绍刚愎自用,无法听从田丰的准确看法刚强己见。田丰说的多了,袁绍认为是在成心长曹操志气、灭自家威风,冠以“沮众”罪名,干脆将田丰投入邺都大牢。如斯一来,群僚钳口,更无一人敢于劝谏。

  荀攸的建议是要曹操出奇制胜,居心制造过河的假象,诱惑袁绍做犯错误的判断,调动仇敌的同时,掩盖实在的作战企图。采用灵活矫捷的方式,集中劣势军力,变被动为自动。在活动中覆灭仇敌。曹操从谏如流,采纳了荀攸的准确主意当即挥兵北上。公然,袁绍入彀分兵西应。曹操旋即率兵直扑白马,直到两边相距不足十里,袁军才发觉曹军来袭。颜良大惊,仓皇组织手下迎战。

  袁绍与曹操决一死战,已是“箭在弦上、不得不发”之势。一场决定汉末汗青走向的和平终究慢慢拉开大幕,袁绍决定毕其功于一役,而曹操更是只要背注一掷背水一战了。建安五年二月,曹操还军官渡(今河南中牟东北)从头摆设人马。在处理了刘备之后,曹操又能够抽调出部门军力投入最初的对决了。

  田丰坚定否决袁绍的轻举妄动,他认为:曹操既破刘备,许下不再是空虚之地。曹操善用兵,真假相间,部众虽少,但不成不屑一顾。最稳妥的法子,无过于和曹操打持久战、耗损战,“外结豪杰、内修农战,简其精锐,分为奇兵,乘虚迭出,以扰河南,救右则击其左,救左则击其右,使敌疲于奔命,人不得安业,我未劳而彼已困,不及三年,可坐克也。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于一战,若不如志,悔无及也。”

  诚然,冷刀兵时代决定和平胜负与军兵的多寡相关,但真正起决定性的倒是人在此中的感化。曹操与袁绍的分析实力相较,差距甚远,但袁绍刚愎自用不听人言,与他截然相反的是,曹操长于倾听来自部属的准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