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googuup.com/adou/216/

竟是想背着他离开

  六合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;圣人不仁,以苍生为刍狗。六合之间,其犹橐龠乎?虚而不平,动而愈出。多闻数穷,不如守中。

  兵卒如海,煞气冲天。而赵云手中的阿斗,却没有遭到任何惊吓,反而安宁的睡着。

  赵云心如死灰,慢慢站起身,环顾四周一圈,蓦然抱住身前一根枪尖瞄准心脏扑了过去……

  心念及此,就碰头前呈现十一位将领,此中三人赵云认得。一为曹操之子曹洪;二为上将徐晃;最初这位被围拢在两头,庇护极严的人,竟是曹操本人!

  曹操笑道:“困兽之威不成小觑,耗其余力方为上策。孤已命隽乂领兵潜伏前方,公明无须多忧。传令下去:拦赵云战死者,赏银十两,全家长幼,一生衣食无忧。”

  刚才冲杀了一个时辰才救到少主,又带着他一路过关斩将,赵云体力耗损程度可想而知,此时他曾经是外强内弱了。赵云气焰贯野,走了一段路倒也没有不怕死的上来尝尝,心下考虑道:“这么久也没见人放箭,曹贼上将也未见一位。来时曹贼兵卒以身相拦,这会反而让路,莫不成在前方设伏,要活捉少主与我?”

  “吾乃常山赵子龙!谁敢拦我!”明朗的声音在千军万马之中久久回响。一身银甲全是血污,胯下白马鼻喷炽气。他手持一杆丈余蛇矛,腰挎宝剑。这位端倪俊秀,年仅二十出头的将军双目圆睁瞪着身前团团围拢本人的士兵,那迫人的气焰登时让兵卒不自禁的撤退退却一步。

  此人便曹操手下五子良将之一,受曹操之命在此等待,与徐晃齐名的张颌。见到赵云向本人奔来,张颌哼了一声,一挥手,地面升起了两道绳索。

  又杀了一刻后,无一人可及赵云三尺之境。银甲已成红甲,满面血迹。看了看四周,估算还有一里便可离开曹贼包抄。赵云咬紧牙关,反剑过来刺向马臀,坐骑疾苦嘶鸣,扬蹄疾走,也不知有几多人丧命蹄下。

  这对赵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慰籍,挣扎着坐了起来,细心抚摸着爱枪,他此刻仍然记得那时丢弃它的疾苦。再一摸向腰间,青釭仍在,虽然对它没什么太大豪情,但终究也是一柄罕见的宝剑,丢了其实可惜。

  “丞相!”徐晃心下大急,却不敢违背曹操之令,“若被此人逃脱,日后必成大患!丞相不成心软啊!”

  赵云,字子龙,因出生贫贱,未得刘备重用。208年,赵云单身一人杀进曹军救回阿斗,周身遭创,把阿斗交到刘备手上时,已不支昏倒。只是没人晓得,回来的赵云,曾经不是已经的赵云了。

  张颌面庞一肃,沉声道:“丞相之德,全国皆知,刘备何德何能,让你如斯忠心?你为何执意如斯?”

  “想我赵云一身武义,今日竟然要一只野兽搭救…”赵云叹了口吻,翻身滚了下来,见它疑惑的看着本人,又道:“你去吧,区区小伤,不值一提。”

  这时,只见赵云倾斜的身体突然搁浅住,双脚离地却停住的赵云极为诡异,就见他双目忽的睁开,里面竟满是鲜血……

  赵云两手想要把本人撑起来,却摸到一根圆棍,那手感分明就是他的爱枪龙胆!虽然手上传来的触感曾经极为清晰的告诉了他,但赵云仍是不敢相信的看去---本曾经丢失的龙胆枪,正在月色下分发着冰凉的寒芒。

  虽知徐晃刀兵必是极重,可哪里想到他本人的力量也是如斯骇人,就算身体全盛之时,也未必能胜的了他。仅是一位徐晃就无胜算,如果十人齐上,哪还有活路?不及多想,赵云挥枪直取徐晃心脏,逼退他后,马头一侧反标的目的奔去。

  到河滨饮了几口水,赵云看向对岸一马平川的草原,在没有马匹的环境下,也不知多久才能见到火食。同时心中迷惑更重,这里明显距离疆场极远,本人事实是怎样来的?又说兵器若何会回到本人身边?思欠亨,想不明,赵云索性不想,刺了几条河中的肥鱼,拿出怀中火石当场烤了起来。

  这一下可没关系,但凡见到的兵卒都心惊胆寒,哪还有人再敢阻拦?赵云见此,哈哈大笑:“曹贼军力如斯,岂是我大汉的敌手。”说完拍顿时前,蛇矛指处,无不让路。